登 录

*图片验证码错误
忘记密码?
新用户注册 自媒体用户注册
搜索

全球经济观察

在暴风中沉沦

2019-05-10 15:38:00

昔日首屈一指的视频播放器暴风影音正处在一场暴风的中心地带。

4月26日晚,暴风集团发布了2018年财报,去年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1.23亿元,同比下降41.34%。净利润为-10.9亿元,同比变化为-2077.65%。

同时发布的还有一季度季报,根据数据显示,暴风集团当季营业收入为7120.51万元,同比降幅进一步扩大到了81.60%。

如此严重的亏损,完全可以用「步履维艰」来形容。

大概两个月前,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法院限制消费,成了新一任「老赖」,冯鑫本人也被外界视为「贾跃亭的追随者」,但不同的是,远遁美国的贾跃亭如今依然是个「孤独的梦想家」,而暴风消失以后,摆在冯鑫面前的将只剩下一片狼藉。

实际情况可能更糟

2018年对于暴风来说是个多事之秋。

针对年报上的惨淡数据,暴风集团的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。审计机构对上市公司财报出具保留意见的情况并不常见,这意味着审计师不认可这份财报。

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暴风集团下属子公司暴风智能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高达11.9亿元,严重资不抵债,可能导致对暴风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,而暴风集团财务报表并未对这一事项做出充分披露。

另外,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同样存在疑点。因为暴风集团商誉的账面余额为1.62亿元,暴风的商誉减值准备为2726.93万元,剩下的1.35亿元是合并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形成的,但暴风集团并未对其进行减值。

也就是说,暴风真实的情况可能比年报所表现出来的更加糟糕。

高光时刻

很多人把2015年当做暴风的一个重要分水岭:这一年冯鑫创业十年,暴风也终于上市。

如果不是冯鑫领导暴风登陆创业板,恐怕大部分用户都已经淡忘了这款称霸PC时代的视频播放软件,虽然号称拥有2.8亿用户的暴风影音早就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,但却始终没能占据先机。

从天堂走向地狱,留给暴风的高光时刻并不长。

上市前夕,A股形势一片大好,暴风恰巧赶上了好时机。上市之初,借着大牛市的东风,暴风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股价翻了41倍,仅在暴风集团内部,就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。

此后,暴风集团的股价持续上涨,一举突破百元大关,市值轻松突破百亿。一时间,暴风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“妖股”典范。

冯鑫曾公开表示,自己很不喜欢妖股这个词,「但是也没有别的词来形容不是。」

而妖股之所以被称为妖股,是因为没有业绩作为支撑,高走势的股价难以持续和稳定。

暴风偏离轨道

暴风集团刚上市之际,公司净利润为1.73亿元,这个成绩说不上多好,但绝对不差。

根据相关报告中的数据显示,当时国内视频网站的市场渗透率前三名是爱奇艺、优酷和腾讯视频,其市场渗透率分别为56.4%、47%和38.9%,而暴风影音位列第五,处于第二梯队。

与三大视频平台“内容为王”的战略不同,暴风影音并没有将内容视为突破口。

冯鑫对于暴风的发展方向有着自己的思考。

当时,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崛起,代表着网络视频2.0时代的到来,此时版权的重要性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

三大视频网站一直在版权上暗暗较劲,每年至少需要投入50个亿来购买版权,且无一实现盈利。

而此时的暴风影音并没有选择参战,即便版权争夺战打得翻天覆地、日月无光,暴风影音依旧是以隔岸观火的看客心态目睹着一切,至始至终无动于衷,「策略就是非独,一个独家版权都不买。」

冯鑫的自信是有原因的。

在移动互联网尚未发展起来之前,暴风影视作为一款人人必备的视频播放器,市场占有率高达70%,由于其超强的视频解析功能,即使是特殊格式的视频,暴风播放器也能解析出来,这个独树一帜的功能为暴风影音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用户的流量。

当三大视频网站还在烧钱争取版权且亏损严重的时候,暴风影音就依靠广告收入早早实现了盈利,2016年、2017年暴风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5281.17万和5513.93万,虽然相比之前出现了大幅下跌,但仍处于盈利阶段。

不过很快,移动互联网大爆发,各大视频网站开始推出自己的APP,而暴风影音作为一款单纯的播放器,不仅用户被分流,就连位置也变得越来越尴尬,播放器市场萎靡不振,只能被三大视频网站迅速碾压。

冯鑫其实早就意识到,依靠广告实现盈利的单一模式存在致命缺陷,也撑不住虚高的股价。上市仅一年后,冯鑫就迅速将目光转向了每一个风口,比如VR、AR、影视、020、游戏、电商、体育和硬件。

相比三大视频平台将核心重点放在版权和自制内容上不同,暴风集团开始不计成本地扩大业务布局。

冯鑫踌躇满志,决定优先布局八个业务板块,并提出了暴风DT大文娱战略。他试图以构建“生态圈”的方式将暴风打造成一个范围宽广的娱乐帝国,为了匹配得上大文娱战略的雄心壮志,后来冯鑫还将暴风科技更名为暴风集团。

2016年3月,暴风集团拟以31.05亿元的价格收购甘普科技100%股权、稻草熊影业60%股权、立动科技100%股权。

根据当时媒体报道,暴风集团想要收购的三家标的公司甘普科技、稻草熊影业以及立动科技,其增值率分别达到106倍、38倍和60倍。

一出手全是大手笔,溢价几十倍乃至上百倍,这让暴风遭到了很多外界的质疑。

面对质疑,暴风集团给出的回应是,「一下买进三家公司,直接目的是为了进军影视、游戏、海外三大业务,进一步完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布局。」

不过后来收购计划并没有实现,2016年6月7日,证监会以“收购标的公司的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”为由,拒绝了暴风集团的收购方案。

与此同时,三大视频平台渐渐形成了「三国鼎立」的格局,而暴风影音却早已游离在行业之外。

持续亏损

除了在视频领域失去一席之地外,在VR、AR领域,暴风同样面临亏损。

VR、AR领域被公认为是面向未来的市场,虽然炒得火热,但即使是到了2019年,依旧未能打开大众消费市场,缺钱的暴风要在AR、VR领域有所斩获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。

冯鑫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起初暴风研发的VR眼镜可以说是名噪一时,但用户在体验完以后,表示其性能远不如预期,甚至认为VR眼镜其实就是冯鑫用来圈钱的工具,但冯鑫坚持认为VR和AR业务大有希望,仅仅是2015年上半年,VR眼镜就亏损了1800多万,时至今日,已是资不抵债。

暴风TV同样逃不脱亏损的命运。

原本冯鑫打算通过压低价格的打法先抢占市场,事实上,低价策略确实让暴风TV的销量在短时间内得到巨大提升,但由于硬件和技术不过关,销量后劲不足,很快就被小米和乐视抢走了大部分市场。

2017年上半年,暴风TV销量达到35万台,同比增长97%,这让冯鑫坚信暴风TV是一个很好的风口。

2018年1月,在暴风集团的年度战略研讨会上,冯鑫绝口不再提DT大娱乐布局,而是明确提出要“AllFor TV”,将业务核心彻底转向互联网电视,并表示公司未来3年都要全力做好互联网电视。

在冯鑫看来,暴风TV和小米手机的打法其实如出一辙——都是用智能硬件的方式切入互联网,「暴风要通过用智能硬件,而不是通过免费地软件或者网站来获取互联网价值。」

冯鑫虽然号称是金山系出身,但与同为金山系的雷军不同,雷军是典型的技术派,而冯鑫则一直在金山中任职市场岗位,注重营销的冯鑫或许忽略了电视行业是一个长周期、高投入、高风险的领域,最重要的是,良好的用户体验才是真正的刚需。

在冯鑫和暴风TV掌舵者刘耀平的努力下,2018年暴风TV等产品销售收入为9.02亿元,占到公司营收总额的80%,但尴尬的是,毛利率只有-31.97%,卖得越多,赔得越惨。

2017年以前,硬件和广告是暴风集团创造营收的两架马车。自从冯鑫提出了AllFor TV战略之后,广告业务收入从4.28亿元一路下降至1.42亿元,但硬件业务收入却没有丝毫提升。

电视业务将暴风集团彻底拖入了泥潭。

整个2018年,暴风过得格外艰难,用户量停滞不前,广告收入同比下降56.85%,亏损近10亿,反观烧钱血拼版权战和自制内容的爱奇艺,营收却高达249.89亿元。

暴风和爱奇艺曾经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与爱奇艺相比,暴风甚至更具优势,如今两者相较,结局着实令人唏嘘感慨。

缺钱

硬件产品亏损、内容资源空虚是不争的事实,由于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资金问题,暴风最终亏损高达10.9亿元。

事实上,出现这样的状况并不令人感到意外,暴风缺钱的问题早已显现,融资也并不顺利。

2016年8月,暴风集团推了20亿元的融资方案,但很快胎死腹中,5个月后,该融资方案降至18.42亿元。2018年5月,暴风集团宣布撤回定增方案,并在一个月后抛出了新的定增方案,将募资金额降至5000万元。

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,5000万元的融资数额着实少得可怜,该融资方案被市场戏称为「迷你定增」。

业务发展需要源源不断的往里烧钱,外部融资又频频遇阻,暴风集团的资金捉襟见肘,为筹措发展资金,冯鑫使劲浑身解数,发动公司员工增持自家股票,还配套出台了兜底增持计划。

可员工们并不傻,表面答应,背地里却频繁减持套现,截止2017年6月,暴风员工累计减持暴风股票181.95万股,减持金额共计9400万元。

前暴风员工赵和平(化名)向「子弹财经」透露,电视业务导致2016年和2017年亏损均超过3亿元,2018年上半年,亏损超过1.2亿,「由于亏损严重,拖了半年工资,一直发不出来。」

离职前,赵和平曾和同事问过领导什么时候发工资,但得到的回复是:工资暂时发不了。「既不说裁员,也不说发工资,就一直拖着,直到拖得员工都离职了。」暴风的做法,让赵和平和同事感到很恼火。

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暴风员工称,电视业务让冯鑫有些「骑虎难下」,虽然电视业务为暴风带来了近八成的营收,但同时也在疯狂地吞噬着暴风仅剩的资金。

如今的暴风集团,正处在暴风的中心地带。

「怪不得别人,只能怨自己。」冯鑫不是没有自我检讨过,「从暴风没上市到上市,有太多的不适应了,也犯了很多错误,自己和团队在融资和并购问题上零经验,导致暴风失去了作为上市公司的优势。」

2018年7月,冯鑫曾信誓旦旦地称,「暴风TV将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,2020和2021年有10到20亿利润的期望值,互联网电视的价值一旦释放是挡不住的。」现在看来,不免显得有些讽刺。

然而更加讽刺的是,2015年3月24日,暴风上市,无数资本方排着长队,吵着闹着要借钱给冯鑫,如今,还是同一拨人,正催着他赶紧想办法还钱。

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子弹财经(ID:wwwhygc)” 文:尹太白


0人点赞

最新评论(0)